人真的是一种越长大越孤单的动物。
曾经也是个爱做梦的少年,到现在每每回望,反倒觉自己是多么的可笑。
如果以十年为一个标记,就让我在这第三个十年行将结束的时候,来段回眸。
第一个十年带给我的记忆,是在粮站的日子。九十年代的模样,依旧清晰。串起这些记忆的,该是上松线这条蜿蜒的柏油公路吧。从柳城母亲工作的针织厂,到父亲陆续工作过的章岸粮站、泽村粮站,塘头的外婆家。生活的一切总是沿着这条柏油公路蜿蜒。我是个爱哭的孩子,晚上想家在哥哥家哭硬要大舅送我回去直到现在还被哥哥他们说起。在泽村一直念到三年级,与外婆家的叶鹏,宇柯,飞龙等小伙伴上山下河,在油菜花丛下玩耍…那段时光永远都是暖色调的滤镜,傍晚村子里的炊烟,晚自习回家沿着柏油公路打着手电,路旁稻田里的蛙鸣,还有外公在村口桥头等待的身影…
第二个十年,是最傻的十年。那些日子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。曾经闪耀过膨胀地不可一世,也曾跌落过坠入谷底。这十年是最怀疑自己的十年,无处倾诉。曾经一直以为可以依靠的父母,当自己在学校被老师的暴力对待时,却也没有给我可以依靠的肩膀。那一刻,冷到了极点。有些事,真的是一辈子也无法释怀。现在想来倒是钦佩曾经的自己的忍耐力,想在今日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的。最傻的少年总会做最天真的梦,还记得偶然从柯猪还是郑宇那听到K歌之王这首歌,哭了,“我已经相信有些人我永远不必等”。那时候的自己信奉的是喜欢就要表白,真不懂当时的自己哪来那么多戏,无论曾经的人现在何处,原谅那个傻傻的少年,在以后的以后,各自安好。
第三个十年,该是歉意吧。终于在这个阶段脱离了父母的束缚,可以出去走一走了。从习惯一个人到习惯了一个人,一个人背起背包,去了西北。坐了20多个小时的火车,从杭州到西安,然后一路再到兰州,去了青海路、敦煌。在火车上与天南海北的人一路扯淡,在青旅里听各路大神讲述着各自的故事。独自去雨崩徒步,忘不了在梅里雪山脚下的民宿里看着雪山聊着天。一路上遇到一起走的伙伴,有些走着走着就散了,感谢那些还能一直联系的朋友。人生路难,谢谢你们一路的陪伴。学会了怎样开始,学会了怎样坚持。生活磨灭曾经心中的那些敏感和脆弱,让我能更加坦然地走下去。对于那些走着走着就散了的,无论是什么原因,我都要说一声抱歉。希望我们回忆起来都能记住那些美好的。
记得有人说过,太久没有愿望,于是愿望就会不再理睬你。
真不记得自己多久没有许愿了,希望每个人都过得开心,致曾经的我们。
Peace and love!致未来。

哟?不错哎 订阅小米的RSS Feeds 回去慢慢看^_^